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为: 学院首页>>新闻中心>>学院新闻>>正文

国际文化交流学院对外汉语系列讲座(三)

发布时间:2018-12-14   来源:教学部   点击数:

2018年12月13日下午,国际文化交流学院在中财大厦1032会议室顺利举办了本学期第三期对外汉语教学培训讲座。本期讲座邀请了法国著名汉学家白乐桑教授担任主讲嘉宾,讲座主题为“汉语作为外语教学的认识论障碍”。我院院长李春玲、副院长王国庆及全体汉语教师参加了本次讲座。

(国际文化交流学院院长李春玲在讲座开始前致辞)

白教授首先从“学习者”的角度提出汉字教育中存在的问题。他与现场各位老师分享了自己学习中文的经历,认为词本位的教学给学习者带来了诸多困惑,影响学习,并进一步提出以字为单位的教学才能方便学习者理解和学习。白教授也直言不讳地指出,对外汉语教学目前虽然是一门学科,但存在一些认识论障碍,究其原因,白教授指出主要是由于五四运动对汉字的负面攻击以及汉语教育套用西方一元论语言教育模式,导致汉语教育忽略学习者的视角。

(白乐桑教授与大家分享自己学习中文的经历)

关于汉语作为外语教学的认识论障碍,白教授主要从以下几方面做了阐释。

首先是语言学与对外汉语学科教学不能混为一谈。对外汉语教学本质上是一种外语教学,它和语言学无关。但现实情况是部分教师把语言学的知识放进对外汉语教学中,所以不是汉语难学,而是汉语被教难了。

其次,汉语具有独特性,其语言和文字应当分离开来进行教学,但往往语言和文字被混为一谈。白教授指出中文是二元性的,它同英语、法语等语言不同,中文的语音透明度最低,语义透明度最高。以“厌食症”为例,白教授第一次听到这个生词时很快就猜出了它的意思,原因在于他知道每个字的意思。相反,对于不知道“厌”“食”“症”这三个字意思的学习者来说,这个词可能会让其觉得迷茫。

(白乐桑教授为大家阐释汉语教育中认识论障碍的相关问题)

然后白教授用自身经历幽默诙谐地向大家讲解了中国人对西方存在的一些刻板印象,例如“西餐”“欧美”等词,在外国并没有这样的说法;还有中国人把除英语以外的语言都视为小语种,常令在华的外国人感到尴尬。这些现象被白教授总结为“庐山现象”,源于古诗“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白教授指出命名才能加强记忆,在汉字教学时应给汉字注明相应的标记,例如给合体字拆分部件并用学习者的母语给每一部件命名,这是最基本的助记方法。

阐释完这一系列汉语教育中存在的认识论障碍,白教授结合自己多年的学习和教学经验,并以“国”字为例,向大家分享了汉字教学的方法和重点。白教授提出在课堂中应当把交际活动与汉字学知识分开,汉字应当独立出来,成为教学的另一重点;字控制词才能保证字与词的习得效率,应充分考虑学习者的汉语水平及词语中的字频;教学时应遵守教学的程序性和螺丝式的规律;尽量用学习者母语给每个汉字进行语义标记;进行汉字拆分,如“国”字可拆分成“口”和“玉”,并分别对其用学习者母语命名;举更多例字,如学习“国”字后,出现“囚”“王”“珏”等字,锻炼学习者的字感;通过组合,如“大国”“小国”“国人”“本国”等,锻炼学习者组词能力;最后使用学习者已学过的字词编写“滚雪球”式的短文,保证字的复现率,从而使学习者充分熟练地掌握所学内容。

白教授最后还向大家展示了自己编写的课文,让大家充分理解该种方法的实际操作及运用。

(答疑交流环节)

在答疑交流环节中,白教授耐心地解答提问者的问题,并就字本位与语素本位之联系、给偏旁部首命名之方法和汉语字词句教学之规律等问题跟大家进行了交流和探讨。

白教授的讲座充分结合了理论与实际,为在场各位教师传授了汉字教学应有的理念及大量教学方法,引发了大家的共鸣。讲座结束后,教师们均表示获益匪浅,在汉字教学方面有了很多新的认识和感悟。

(白乐桑教授与国际文化交流学院教师合影)

嘉宾简介:白乐桑(Joël Bellassen),1950年出生于阿尔及利亚,1978年获巴黎第七大学汉学博士学位。首任法国国民教育部汉语总督学,世界汉语教学学会副会长,法国著名汉学家,巴黎东方语言文化大学教授,全欧首位汉语教学法博士生导师,法国汉语教师协会的创始人及首任会长。负责全法汉语教学大纲和考试大纲的制定与修改、汉语师资力量的考核和聘用。先后主编《汉语语法使用说明》、《汉字的表意王国》、《说字解词词典》等专著十余部,主编的《汉语语言文字启蒙》1989年出版以后,成为法国各校最受欢迎的教材。发表学术文章六十余篇。